店埠门户网站 > 社会 > 北大国发院副教授:中国数字金融尚未经历一个完整的周期考验

北大国发院副教授:中国数字金融尚未经历一个完整的周期考验

发布时间:2019-11-15 13:58:48 浏览次数:4967

9月22日,由中国金融四十大论坛(cf40)主办、浙江商业银行独家支持的《2018京山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在杭州发布。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副教授、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黄卓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由于当前金融体系和监管框架的差异,欧美金融科技企业主要关注技术创新,如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然而,中国的金融技术主要解决金融包容性问题,提高金融服务的可及性。

黄卓表示,支持高质量经济增长的数字金融创新的模式和原则首先是以数字支付为基础,这可以降低金融服务成本,为中国金融体系建设世界领先的数字金融基础设施。数字是所有金融服务的基础设施。无论使用哪种统计标准,中国移动的支付发展都遥遥领先于世界。包括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在内,有数亿人的规模。更重要的是,随着数字支付的快速发展,这样的平台和规模效应可以不断显现。同时,多种服务可以整合到支付中,从而降低服务的边际成本,改善用户体验。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在过去,许多人不得不亲自支付生活费用和公用事业费。光大银行在2010年推出了一个“云支付”平台,整合了数百项行政费用,并将这一能力出口到其他金融机构,为企业和居民节省了不可估量的成本。同时,数字支付也激活了以用户为核心的情景金融服务,因为支付意味着流量和情景。基于这种流动和情景,可以得出一些创新的商业模式,例如,为共享经济和创新经济提供支付基础。

与此同时,数字金融改善了中小微型企业的融资。完善社会信用体系,主要是通过使用数据,特别是在一些科技平台上沉淀大量关于企业或个人的大数据,这可以提高个人和企业的风险定价,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中小微型企业融资困难和融资成本高的问题。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几家网上银行,如网上商业银行、伟忠银行和新网银行。它们也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首先,银行的数量很少,可能超过1000家。仅在几年内,它就为数千万、甚至数亿个人和数千万小型和微型企业服务。平均贷款只有几千美元,但不良率控制在1%以内甚至更低。

学术研究表明,这些获得网上贷款的小微企业增长速度更快,提供更好的服务,同时抵御风险的能力更强。同时,数字金融还可以完善社会信用体系,改善社会信用环境。我们知道,没有一个高效率的社会信用环境,经济就不可能健康发展。近十年来,中央银行征信中心建立了覆盖面较广的征信体系。这种信贷调查系统已经包括了9.9亿自然人。从数据中可以看出,目前日均查询报告已经达到500多万次,年复合增长率超过47%,需求非常强劲。

「传统信贷报告系统收集的数据主要是透过传统金融机构提供的信贷服务记录。然而,这样的门槛仍然相对较高,仍然有相当多的人没有享受到这样的信贷服务,所以他们仍然属于“白人家庭”的信贷。通过数字金融服务,准信用服务门槛大大降低,越来越多的人可以拥有自己的信用记录。如何将这些数字金融平台生成的信用信息整合到信用报告系统中应该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我们现在有了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该协会与8家私营企业联合发起了一项100家银行的信贷调查,并已开始运作。我们已与数百家机构签署协议,将一些数字金融和金融技术平台产生的信贷活动和信息记录纳入该系统。”黄卓说。

黄卓认为,数字金融增强了商业银行的能力,提高了金融系统为实体经济服务的能力。

商业银行仍然是服务实体经济的主体,因此整个商业银行体系的转型升级对我国经济的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数字金融对商业银行赋权的影响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第一,竞争效应,它促进银行有能力提高效率。第二是合作。数字金融可以为商业银行提供技术、流量和合作。第三是赋权。越来越多的商业银行开始了数字金融转型。截至2019年5月,9家商业银行设立了金融科技子公司,学习这些金融科技企业的技术和产品,包括组织结构、战略等。自20世纪90年代银行业改革以来,我国商业银行在信息技术、风险管理体系和现代治理结构方面一直在向国外先进同行学习。如今,中国的商业银行有这样一个机会,在提高数字能力方面,它们可能超过发达国家的银行系统。

黄卓提到,在数字金融的发展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形成和发展一些风险,并对整个金融体系的稳定性造成潜在影响。以点对点贷款为例。北京大学建立的金融科技人气指数在过去几年经历了非常剧烈的波动,这也反映了该行业存在一定的风险,尤其是在2017年整顿网上贷款行业的过程中。网上贷款行业在最初几年的发展看起来类似于支付的快速发展,但由于这种商业模式本身的问题,2017年后该行业将开始出现许多问题。

“我们或许可以总结出,这种p2p贷款模式在中国有一定程度的异化。当p2p在线贷款模式被提出时,它被定位为点对点模式,将借款人和贷款人联系起来,并作为信息中介匹配他们进行贷款交易。然而,在我国的商业实践中,发现信息中介模式存在诸多问题,包括条款不匹配、金额不匹配、贷款过多、支付成本过高。为了解决这些问题,该平台开发了多种基本上是全方位或半全方位的模式,包括自动招标、滚动融资等。,有些甚至采用资本池的模式。通过这种方式,一些模式将资本方与资产方分开,最终该平台将发挥信贷中介的作用,实际上从直接融资转变为类似银行的间接融资。”黄卓说。

黄卓说,展望未来,我们可以看到,虽然数字金融业务正在高速增长,但应该说,所有这些业务是否都具有长期活力还有待观察。能否为实体经济提供有效支持是一个重要的标准。中国数字金融的发展至今还没有经历一个完整的金融周期,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数字金融对整个金融系统的影响需要进一步分析。在某些领域,金融体系的稳定性可以得到加强。例如,由于对抵押贷款的依赖减少,金融加速器效应将被削弱。在其他方面,它会增加系统的不稳定因素。最后,中国尚未形成适合数字金融的监管体系。

基于上述分析,研究小组提出了若干政策建议:

1.数字金融监管需要加强统筹协调,打破传统的区域和行业界限,实现监管的全覆盖。以前,p2p对网上贷款的监管也让我们有很多经验可以借鉴,而地方监管模式很难监管具有国家互联网属性的行业。无论是在监管层面还是在行业中,每个人都意识到所有的金融业务都应该受到监管。然而,对于数字金融,我们需要通过一些监控技术进行实时监控。

2.建立运营监管沙箱,平衡创新和风险。在这一过程中,应注意保护消费者的利益以及平衡与金融稳定之间的关系。

3.由于数字金融主要是基于数字技术和数据的使用,如何平衡大数据使用效率的提高和个人隐私的保护。同时,它为大数据分析提供了良好的信用环境和基础设施。

4.建议监管部门平等对待传统金融机构和数字金融机构,实行公平竞争。

上海十一选五投注 彩票app 上海时时乐



最新新闻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