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埠门户网站 > 综合 > 戴逸:一生修史 孜孜以求

戴逸:一生修史 孜孜以求

发布时间:2019-11-08 13:11:43 浏览次数:1687

戴毅(Dai Yi),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名誉所长,全国清史编纂委员会主任,清史创始人之一。自1948年以来,戴毅已经在这片沃土上耕作了70多年。他写作勤奋,是中国清代历史上为数不多的学者之一。

认真学习马列经典著作

1948年,在党组织的安排下,戴毅离开北京大学,进入解放区的华北大学。后来,他被分配到华北大学政治研究室革命历史科,正式走上历史研究的道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华北大学迁至北京,更名为中国人民大学。戴毅从那以后一直在这里工作。

作为革命历史的初学者,戴毅被革命斗争的壮丽场面所吸引,并投身其中。当时,全国刚刚解放,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的高潮开始了。他也不睡觉不吃饭地学习马列主义经典著作。从那以后,他一直保持着阅读马列经典的习惯,寻找历史发展的规律。

戴毅年轻时精力充沛,不知疲倦。在研究了中国革命史之后,他花了两年时间写了《中国抗日战争史演义》。当时戴毅只有25岁,这也是他的第一本书。新中国成立初期,许多人缺乏革命史知识,特别是对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战争中的核心作用知之甚少。这本书在普及知识方面发挥了作用。“在那些日子里,我仍然清晰地记得阅读历史资料、用心思考、在办公桌前写作和斟酌文字。”戴毅回忆道。

1952年,由于中国人民大学缺乏中国近代史教师,戴毅转向研究中国近代史。当时,中国历史学家非常重视古代史的研究。先秦历史领域的著名专家学者云集。秦汉以后的历史上很少有研究者。在鸦片战争后的近代史上,研究者较少。从马克思主义的角度写的中国近代史的书很少,材料也很少。对于当时只有26岁的戴毅来说,他在备课和教学方面面临许多困难。面对艰巨的任务,他加倍努力,精心备课,日夜阅读史料,用马克思主义理论方法分析思考问题,在近代史领域进行探索。

经过几年的教学实践,他形成了较为系统的中国近代史观和一些新的观点,并提出了写一本中国近代史书的想法。1956年,戴毅开始写《中国近现代史纲要》,两年内写了近40万字。1958年,人民出版社出版了《中国近现代史纲要》第一卷,这是戴毅的第一部代表作。

积极参与清史编纂

清代史是戴毅一生研究的专业领域。他前半生研究的中国近代史属于晚清时期。后半期研究的鸦片战争前的清史属于清前期和中期。“这三百年,包括多少人物和历史事件,兴衰沉浮,喜怒哀乐,胜败斗争,跌宕起伏。为了了解今天的中国,了解国情,研究清朝的历史,这是必要和不可或缺的。”戴毅感慨道。

20世纪60年代,中国开始准备编纂清朝的消息震惊了中国史学界,但编纂工作顺利结束。四十年后,编纂《清史》的重任落在了老人戴毅身上。

《清史》的编纂工作于2004年正式启动。戴毅回想起整个编纂过程,感慨万千地说,这是一个庞大的工程,涉及历史研究的各个领域,涉及许多学者。如何做好整合与协调是一个难题。编译项目团队面临许多困难,但始终坚持严肃严谨的态度,制定顶级规划,进行深入研究,精心编写。经过三轮评审和修订,编译项目团队最终整合了该书,并成功完成了任务。

2019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致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历史研究所成立的贺信中强调,历史是一面镜子,从过去学习,从现在学习是明智的。重视历史,研究历史,吸取历史教训,是中华民族五千多年文明史的优良传统。当代中国是历史中国的延续和发展。为了在新时期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更有必要系统地研究中国历史文化,深刻把握人类发展的历史规律,从对历史的深入思考中汲取智慧,走向未来。“党和国家历来十分重视历史研究。从全球来看,中国人民最重视历史,这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戴毅说。

戴毅展望中国未来的历史研究,表示中国历史研究者面临的任务非常艰巨。目前,我们对自己国家历史的研究还比较充分,但对世界其他国家历史的研究还不够。今天,中国越来越接近世界舞台的中心,应该迅速开展世界历史的研究。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将近100岁的戴毅向祖国表达了他最美好的祝愿。“我们国家的发展速度真是惊人。我个人已经意识到我们国家要取得目前的发展成果有多困难。因此,我们必须珍惜我们国家的胜利果实。我希望祖国将来会更加繁荣!”

资料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作者:潘岳飞和魏戚颖

欢迎关注中国社会科学网微信公众号cssn_cn,了解更多学术信息。

万博manbetx官网 天津快乐十分 山东群英会 辽宁11选5 500万彩票



最新新闻

推荐新闻